人人超人人超碰超国产 国产美女一级a做爰


《圣武王朝H版》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gn005.com



《圣武王朝H版》


正文 【圣武王朝】(第一章——弒君夺位)

    作者:慕容惜花

    26年月27日发表于.

    本文为原创首发

    字数:929

    前段时间一直上不来.,所以很多短篇貌似都是帮忙发在了武侠

    ,想看的可以去看看。

    这是圣武的正篇,要类似世界线,交代一些必要的事件之类的,H的部

    分相对来说很少。

    ============================================

   

    ===

    豆大的雨点辟里啪啦落个不停,整个天地间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虽然才

    是申时,但是已经数尺之外就看不清人影。

    谷承恩在明德殿的大厅内来镀着漫步,不时转头对着殿外看去,可是如此

    大雨,他又能看见什幺。

    「老谷,坐下来等吧,你这样转的我头晕。」锺正良坐在椅子上捧着杯香茶,

    可是那杯茶已经端了一个多时辰了,到现在还是满的。

    「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我哪里还能坐得住。」谷承恩没好气的了锺正

    良一句,不过转了两圈之后,他忽地坐到锺正良的旁边,伸手将他那杯捧了一下

    午的凉茶夺了过来,一口气灌了下去。

    『呼!』谷承恩被凉茶一激,心中那股燥火之气这才淡了点。

    「小锺啊!你说老陈这次,能成功吗?」

    「成不成,看天命!我们几个能做的都做了,再说,如果殿下再不醒来,我

    们几个,难道还能逃得了?」锺正良无语的摇了摇头。

    被他说道正处,谷承恩也无语半响。

    谁能想到,只不过一个秋狩,殿下竟然能得上离魂症,堂堂大华太子,在床

    上躺了半年多还不见甦醒,简直匪夷所思。

    更加紧迫的是那尚书令贾代善,尽然趁着太子病危,皇后殡天的时候将他孙

    女送进了后宫,那贾妃身份高贵又精通狐媚之法,进宫短短数载就位列贵妃,前

    段时间更是生下了四皇子,据说皇上已经答应贾妃,等太子殿下一病逝,就立她

    为后,封四皇子为太子。

    这下可好,本来偌大的太子东宫,能找到门路逃跑的宫人太监全都跑掉了,

    只剩下他们四个自幼就陪着太子的贴身太监。

    谁都知道陛下到现在之所以没有下旨废掉东宫的太子之位,只是因为这位殿

    下现在也只比死人多一口气而已,指不定那天就挂了,再说四皇子还不满週岁,

    也不着急。

    前段时间听说番邦那边进贡了一味『定神返春丹』,据说对治疗离魂症有奇

    效,可是现在贾妃把持后宫,她又怎幺可能希望太子殿下醒过来,他们四个身份

    卑微,又见不到皇上,只能无之奈何。

    后来还是谷承恩想了个法子,他通过几个交好的太监打听到那药放在玉珍阁

    里面,便决定让武功最好的陈崇英去盗药。

    对于这等掉脑袋的大事,陈崇英二话没说就去了,他们四个从进宫起就是过

    命的交情,这等事,自然义不容辞。

    可是眼瞅着都快一个时辰了,陈崇英到现在也没来,谷承恩这心里七上八

    下的,也不知道到底老陈得手了没。

    「坐着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陈的身手在整个大内也是前十的高

    手,玉珍阁那地方又不是什幺机紧要地,他肯定不会失手的。」见他又有站起来

    的趋势,锺正良这便开口说道。

    听到锺正良的话,谷承恩刚準备站起来的身躯又坐了下去,盯着门口也不知

    道说什幺好。

    『扑通』正当二人枯坐之时,一道人影伴随着扑天的雨水从殿外冲了进来。

    「老陈,可得手了!」二人连忙冲上去迎住,只见陈崇英两道剑眉挺立,一

    身白色劲装被雨水打的紧紧贴在身上,满脸煞白。

    陈崇英从怀中掏出一个玉製的小盒子,谷承恩知道这就是那丹药,连忙如同

    捧着自己的命根子般将盒子谨慎的抱进内殿。

    见谷承恩抱着盒子进了内殿,陈崇英这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身软绵绵的

    瘫了袭来。

    「老陈,老陈,你怎幺了?」锺正良连忙扶起他,按住他的脉门,这才发现

    陈崇英体内几道真气来纠缠交错,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鲜血喷出来,陈崇英的脸上才有了几分血色。

    「没事,只是没想到贾妃娘娘在玉珍阁也安排了人手,我硬接了三掌才取了

    盒子,只是怕贾妃那边接到消息,会来找麻烦。」

    听到他这幺说,锺正良这才知道贾妃早就有了斩草除根的心思,不过若是殿

    下能醒来,至少还有寰转的余地,不然,一切皆空啊。

    「怀恩啊,赶紧服侍殿下服药。」谷承恩慌忙的将玉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淡

    红色的药丸,飘散着诱人的香气。

    木怀恩正在给太子殿下做着全身推拿,他躺在床上半年多没有活动,若没有

    人天天推宫过血的话,就算醒了也是个残废,所以每天木怀恩都要给殿下做推拿。

    二人小心翼翼的将丹药餵进了太子殿下口中,好在殿下虽然昏迷,但是还知

    道吞嚥,不然也只好让木怀恩嘴对嘴给他餵了。

    李清远在这床上已经躺了好几天了,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断断续续的通过

    几个太监的对话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是什幺大华的太子,可是却不得宠,这具身体已经昏迷了大半年了,现

    在那个便宜父皇就等着自己什幺时候挂了好给那个新出生的小腾个位子出来。

    迫在眉睫的危机感让他恨不得早早甦醒,可是任他般努力,却无法移动一

    丝一毫,这种明明五感俱在却无法掌控的感觉,真让人无力郁闷。

    你能想像每天三餐大小便都是躺在床上解决,并且自己还控制不了的感受吗。

    昨天就知道几个心腹太监要去盗什幺药来给自己治病,听到这里,李清远心

    中危机感更是大盛,谁能想到,堂堂太子,竟然吃个药还要几个太监去偷,想也

    知道,那个便宜老爹肯定已经完全放弃他了,不然下面那些人谁敢做这样的事情。

    药丸入口即化,一股暖流瞬间从他的喉道进入胃里,全身上下立刻暖洋洋的,

    感觉好像马上就能活动了一样。

    陈崇英被锺正良扶着进了内殿,见到殿下脸色红润了很多,知道药起效果了,

    四人都高兴不已。

    可是还没等他们开心起来,就见一阵青气瞬间布满了李清远的脸庞,然后就

    见躺在床上半年多的太子殿下,竟然一口汙血喷了出来。

    「药里有毒!」锺正良立刻反应过来,贾妃既然知道派人手去看守丹药,怎

    幺可能不在药里做手脚。

    谷承恩连忙搭脉,可是没等他手伸出来,就只见躺在榻上的太子殿下全身蜷

    缩,手脚抽搐,全身上下到处往外渗着血迹。

    「牵机散!」见到这般模样,几个都是在深宫大内混大的,谁不知道这种情

    况,明显是被下了牵机散的奇毒。

    此毒无色无味,而且最恐怖的绝对无药可救,贾妃这次为了除掉东宫,也是

    下了大本钱啊。

    四个太监犹若热锅上的蚂蚁的,到处乱转却不知道做什幺好。

    陈崇英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便一言不发準备出去,被锺正良拦住:「老

    陈你现在要做什幺去?」

    「太子殿下没了,我陈崇英这条烂命还留着做什幺,是兄的,陪我一起去

    繗坤宫,杀了贾妃给殿下报仇。」

    「好!」听到他如此说,锺正良也应承下来,太子殿下没了,他们几个也活

    不成,不如一起杀去繗坤宫,就算杀不了贾妃,但是也算报答了太子爷的恩惠。

    听到如此说,谷承恩和木怀恩两个也一起加入了

    共死,现在既然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站……住……」一阵微弱的声音从四人身后传来,四人连忙身,只见刚

    刚全身喷血的太子殿下,竟然缓缓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刚才那阵剧痛真是让李清远痛的恨不得死了去,可是谁料到当他意识即将泯

    灭的剎那,一阵电子成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大昏君系统启动,作为首次入

    驻的玩家,系统首次赠送抽奖一次,人物模一个,请选择人物模。」

    然后就在他面前出现了两个虚拟的三D人物模型,左手的书生一脸正气,白

    衣束髮,剑眉胆鼻,看上去就是个英雄人物。

    而右手的大叔则更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紫袍锦衣,手拿一把折扇飘飘若仙,

    就是嘴角若有若无的邪笑,让人有些拿不住风格。

    「请玩家选择人物模。」系统那冰凉的成音在一起响起。

    「给我介绍下两个人物。」

    「平生不识陈近南,便是英雄也枉然,天地会总舵陈近南,武力:85,

    精通凝血神爪,移形换位,龙卷罡气。」

    「武林纷争一场醉,醒来红颜伴天涯,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武力:94,

    精通不死印法,幻魔身法,不死七幻,天一心法。」

    我擦,两个模差距这幺大,94和85几乎没有可比性好吧,正当我準备

    选择时,突然注意到哪一行简介。

    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

    不会老子选了之后会变成神经病把。

    「不会的,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玩家若是选择后,不会变成精神病,只是

    会将玩家心中的邪恶放大,从而使玩家变得更加邪恶暴虐,顺便还会使得玩家的

    性慾变强大。」

    邪恶暴虐什幺的不去管它,性慾变强大,这不是自带金枪不倒啊,什幺也不

    说了,就选他了。

    随着我选取好模,一股记忆瞬间涌进了脑海,各种武学精要和临地经验立

    刻融会贯通,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让人有种天下尽在掌握的想法。

    「宿选取模成功,小地图开启,麾下势力开启。」

    瞬间一张整个皇宫的缩略图出现在眼前,满片的红点布满了整个地图,寥寥

    无几的黄点和绿点显得难能可贵,在地图的中心,四个紫点更是显得鹤立鸡

    群。

    「红点是对宿有敌意的目标,黄点是中立目标,绿色是友善目标,紫色则

    是宿的麾下势力。」

    「陈崇英:武力:83,智力:6,政治:48,统率:5,忠诚:9

    7。

    锺正良:武力:72,智力:48,政治:5,统率:5忠诚:96。

    木怀恩:武力:64,智力:57,政治:55,统率:58,忠诚:96。

    谷承恩:武力:59,智力:64。政治:66,统率:62,忠诚:95。」

    这都什幺一帮矮穷挫哦,这要是打即时战略游戏,就这几个货的属性,招都

    懒得招,可是不管怎幺说也是自己的铁桿下属,还是凑用好了。

    段天涯在静室内运功调息,这幺大的雨天,就算是以他的武功,也感觉到丝

    丝不适。

    他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了,在这个年代,已经有资格自称老夫了,虽然已经坐

    上了大内侍卫统领的位子,可是对他的目标来说,却越来越远了。

    静静的弹了一下手中的无刀,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父亲的遗愿,

    这辈子还有没有办法实现。」

    「如果你肯投靠朕,那幺就一定能实现。」蓦然间,本该空无一人的静室,

    竟然出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呛』一阵破空之声伴着他的刀就刺了过去,只等刀光闪现之后,声音才

    '点"b点

    传

    了出来。

    『无刀,刀出无,有去无。』段天涯靠着这手刀法打遍江北各大名家,

    他的刀法,可以斩中空中的飞鸟,可以斩断炼的精钢,当年在长白山练功时,

    更是一刀将一头暴熊劈成两半,哪怕对面站的是魔教教赵无极,他也有信心一

    刀将其重创。

    可是这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无刀,这次却完全的无功而返,两根瘦弱的手

    指,将这天下难挡的无刀,狠狠的夹在双指之间。

    『灵犀一指,稀世功法,可以夹住武力小于或等于自己的所有武器暗器,成

    功率分。』『段天涯,武力:93,智力:7,政治:58,统率:96。

    兵家隐藏传人,一心想建功立业重振兵家声威,可惜生不逢时,有一私生子

    段明德。』「你是……」段天涯惊讶的看着挡住自己一招的太子殿下,谁能想到,

    卧床半年多对外号称即将病逝的太子,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静室内,而且显示出的

    一身武功更是惊天动地。

    「段卿家,你是聪明人,朕既然站在这里,你应该知道来意。」李清远笑盈

    盈的看着面前的段天涯,这可是双项破9的人才,就算是在游戏里也是响噹噹

    的角色,以他这收藏癖的嗜好,自然是想把这个人收入麾下。

    本来他醒了之后,应该徐徐图之,至少身份上还是太子,而且朝中还有不少

    宿老支持他,慢慢的旋,也能确保一席之地。

    可是被石之轩的精神感染后,他已经不想慢慢的虚与委蛇了,查看了小地图

    后,得知整个皇宫武力最高的就是这个93的段天涯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

    中冒了出来。

    「太子殿下身体康健,实在是可喜可贺,臣见过殿下。」心思转,身为天

    下有数的兵法大家,段天涯岂能不知太子刚才自称朕的含义,不过他对于这个一

    心想上位的太子没有丝毫胜算,虽然他武功很高,但是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岂是

    武功高就能坐的上去的。

    「段卿家,不要这幺快拒绝朕嘛,好歹也要听听条件是不是!」被委婉拒绝

    的少年没有丝毫怒气,而是娓娓说道。

    「朕如果即位,就加封你为骠骑大将军,你那逝去的老父更是可以追封定边

    侯,你那私生子段明德,也是可以加封云骑蔚,哪怕是你们兵家,朕也可以下旨,

    给孙武立祠,以后科举加一门兵科。」

    本来打定意的段天涯都决定无论太子殿下说什幺,他都只当没听见,可是

    当听到他说出的每一条条件时,他的心跳都会加速一次,这些都是他最隐私的秘

    密,面前的少年是如何知道的。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这位太子殿下显露出来的武功实在太高,他都有了杀人灭

    口的心思。

    儒门千年传承,势力天下无双,别说一个太子,就算是皇帝,如果敢动

    2地?度

    摇儒

    门的根本,也会被它们碾压的粉身碎骨。

    「殿下可知,真正统治天下的并不是皇帝,而是儒门?」皇帝只不过是被儒

    门推出来的标桿而已,天下官,那个不是儒门门人,想改朝换代,几乎都是反

    掌的事情。

    「段卿家认为,朕是个好脾气的人吗?」如果不是吸取了这具身躯的记忆,

    李清远都不会这幺早来说服段天涯了。

    这个世界目前的政治很想宋明的政策,各种对士人阶层的优待政策,使得皇

    权几乎被限制在一个很危险的境界,最简单的就是,就算他老子,想撤换一个四

    品以上官员都必须经过九卿评选才能通过。

    这他妈哪里还是九五之尊的皇帝,根本只是一个股份制公司的大股东罢了。

    他是来做皇帝的,不是来做议长的。

    「臣参加陛下!以后愿为陛下前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隆盛帝美滋滋的看着面前的小美人,这是刚刚选进宫的秀女,今年才十五岁,

    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

    他轻佻的捏起了美人的下巴,将这个满面羞红的小姑娘拈了起来。

    「你叫什幺名字?」

    「皇上,臣妾贱名刘滔。」小秀女羞涩的答。

    「好名字,哈哈!」隆盛帝仰天大笑,他并不是个雄才大略的君王,能够保

    住自己的宝座,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当然,能够保住皇帝宝位的同时,再品嚐品嚐各地进贡的美人,那也是极好

    的。

    「来来,先陪朕饮酒。」作为一个有品位的皇帝,隆盛帝觉得还是要跟面前

    的美人好好交流一下感情才对。

    隆盛帝拉着刘滔如玉般的小手坐到了酒桌旁,顺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小美人,来,先喂朕一杯。」他拿起桌上的酒杯递到了刘滔的嘴边。

    刘滔自己知道隆盛帝说的是什幺意思,小口一抿将酒水吞到了口中,然后双

    手环抱住隆盛帝的脖子,低头附了上去。

    清香的御酒经过美人香舌灌倒了隆盛帝的喉中,不过他现在在意的是口中那

    根丁香小舌,贪婪的吮吸着那根灵活的舌头。

    两人在一起吻了好一会儿,这才分开,刘滔的小脸都憋得通红,不仅是因为

    初次接吻的缘故。

    隆盛帝的双手已经摸上了她的那对玉乳,上身的对襟已经被解开,露出一对

    玉瓷般的双乳。

    她虽然才十五岁,但是这对乳房已经颇具规模,被剥露出来如同嫩笋似得,

    挺立的乳头还没有完全长好,不是饱满的嫣红,而是一层层的如同雨后开花的竹

    笋。

    隆盛帝张口轻轻含住一个嫩嫩的乳头,战慄的快感一阵阵冲入刘滔的身体,

    全身上下不住的扭动。

    皇帝哈哈大笑,伸手将刘滔的上衣剥掉,伸手就要去解掉她的亵裤。

    「皇上,快走」一阵高昂的惊叫声突然在殿外响起,可是还没等声音说完,

    就骤然停歇,如果被卡掉的录音带。

    作为一名帝皇,最基本的素质隆盛帝还是拥有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

    幺事,但是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怀中的小美人扔到地上,没有耽搁一丝一秒,

    就连解开的龙袍都没有去理会,这幺袒胸露背的对準殿后冲去。

    皇上临幸妃子的时候自然不会带多少护卫,不过贴身服侍的太监肯定是会隐

    藏在四周的。

    殿后红缨绿柳两名内侍肯定还在,只要他们联手,绝对能将自己带出去,只

    要能躲过这次杀劫,隆盛帝发誓绝对要将敢叛乱的贼子碎尸万段。

    可是他的脚步刚刚启动便停了下来,因为两颗白髮苍苍的头颅从殿后被扔了

    过来。

    红缨绿柳,天外杀手,杀人如狗。

    红缨绿柳,双剑璧,绝无活口。

    红缨绿柳,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两人更是擅长一手双剑璧的神功,

    双剑璧的时候,可谓天下无敌,哪怕魔教教赵无极,都曾经败在两人的剑下。

    可是现在,这对天下闻名的杀手,却跟两条死狗没有任何别,因为他们已

    经变成了一对死人。

    红缨绿柳两人都是92的武力,两人联手的时候威力还会加倍,如果是真正

    的打斗,除非李清远的武力能达到的满点,不然绝对不可能是两人的对手。

    可惜,他们遇到了最不讲理的武功和最不讲理的系统。

    虽然双剑璧的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可是,他们的武力,终究是只有9

    2点。

    灵犀一指的威力,只要是低于它武力判断,就绝对不会失败。

    所以,天外杀手就死了,死的无比简单,死的令人难以置信。

    面对红缨绿柳的头颅,隆盛帝没有丝毫惋惜,虽然他们生前是天下绝世的高

    手,但是死人,就什幺都不是了,他只是恐惧的看着殿后走过来的人影,烛火摇

    曳之下,那个人影模模糊糊,令人畏惧。

    点b点'

    当人影完全的显现出来时,隆盛帝这才大惊失色。

    「皇儿,原来是你?」

    「不错,儿臣是来送父皇上路的!」李清远淡淡的说道,不管怎幺说,面前

    的老人都能算自己的父亲,还是让他死个明白的好。

    「难道你一直是在装病?」隆盛帝脑海中立刻浮起了这个念头,这个儿子,

    他了解的不是很多,以前每年还会去看两次,不过自从生病之后,他几乎就没有

    去看过了,现在想来,莫非这个儿子是装病,就是为了今天?

    李清远微微笑着,对于隆盛帝的猜测,他没有兴趣去解释,反正他马上就要

    变成个死人了。

    「朕是天子,你就算杀了朕,莫非你以为你还能登上皇帝宝座不成?现在悬

    崖勒马还为时未晚,朕不追究你的罪责,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太子!」

    「父皇估计是弄错了!」李清远这才开口。

    「武爱卿,进来给先皇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九门提督武天广这才从殿外走了进来,跪倒在李清远的面前:「奴才武天广

    参见皇上,今天夜里,奸相贾代善阴谋叛国,率军进攻大内,竟然将先皇谋害,

    幸的太子殿下洪福齐天,诛杀叛逆,匡扶稷。」

    从始至终,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隆盛帝一眼。

    隆盛帝的脸色变得煞白,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这个儿子,竟然这幺狠,

    这幺决绝。

    「好了!父皇既然知道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幺就应该安心上路了!武

    爱卿,伺候先皇上路。」

    武天广没有丝毫犹豫,伸出一双手就对準隆盛帝的胸膛拍了下去。

    面对88点武力的武天广,隆盛帝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只一招就被拍断

    了胸前十二根肋骨,断掉的肋骨直接插入了他的肺腑,满口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淋了武天广一头一脸。

    「武爱卿亲手击毙叛贼首领,大功一件啊!」李清远看着那个名义上的父亲

    死在自己面前,毫无感情波动的说道。

    「全赖皇上指挥有方,明照天下。臣不敢居功。」武天广跪在地上,头都不

    敢抬。

    他的体内现在还存着七道生死真气,而且家中九族的性命都还掌握在段天涯

    的手里,面对这个谈笑间杀人如麻的原太子,现在的皇上,他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有功就要赏,这是原则问题。朕现在加封你为威武伯,九门提督职位不变,

    加领京郊三营。」武天广的属性虽然不如段天涯,但是统率也有着86点,也能

    算得上人才了。

    「臣谢隆恩!」武天广立刻磕头谢恩,然后他抬起头,满脸血腥的看了看

    还瘫倒在地上光着身子的刘滔。

    「皇上,这位娘娘应该也是被叛贼杀害了吧!」

    刘滔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惊恐的瘫在哪里动都不敢打,虽然人人都知道深宫大

    内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可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的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只是一个小官吏的女儿,一心只想入宫混个富贵,天啊,为什幺自己会遇

    到这样的事情。

    九五之尊的皇帝,就这幺简单的死在她面前,而那个弒君的叛臣,则是看着

    自己的双眼中露出杀机。

    她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倒了李清远的面前,从那哆哆嗦嗦的身躯附在

    他的脚上,用那对还未完全发育好的玉乳摩擦着他的脚面。

    「陛……陛……陛……陛下,臣妾……臣妾……臣妾刚才看到奸相进来杀害

    了先皇,陛下,你可要给先皇报仇啊!」能从宫闱中争斗出来的佼佼者,她自然

    知道应该说什幺。

    李清远本来準备一脚踢死这个女人,但是当她抬首的那一剎那,他脑海中那

    一丝记忆立刻浮现出来。

    「你叫什幺名字?」虽然长得很像记忆中的女人,但是还是问下,如果不是

    的话,就踢死好了!

    「皇上,臣妾贱名刘滔。」

    刘涛!看来果然是前世那个女人,可能是前世吧!

    他挥了挥手,叫武天广退了出去,坐到了刚才隆盛帝坐的椅子上,而刘滔,

    则忐忑不安的跟在他身后爬了

    2

    过来。

    李清远用脚背踢了踢刘滔的奶子,开口说道:「贱货,帮我脱鞋。」刘滔立

    刻伸出双手,準备将他的鞋子解开,却立刻又被一脚踢在奶子上面。

    「贱货,朕允许你用手了吗!」

    虽然被一脚踢在嫩乳上痛的钻心,但是刘滔却不敢有半分不满,反而是立刻

    媚笑的说道:「是贱货不好,贱货知错了!」

    然后用刚才还跟隆盛帝亲吻的那张檀口轻轻咬住他的鞋子,慢慢的扯了下来。

    没有等李清远吩咐,脱下鞋子的刘滔立刻含住他的脚趾吮吸起来,虽然她还

    是第一次这样做,但是求生的本能让她知道,如果不能让面前这个男人满意,那

    幺很快她就会跟地上的那个死人一样。

    见跪在面前的女人如此识趣,李清远倒是有了玩玩的念头,可是也不知道这

    个女人还是不是处女。

    他本身就有着精神的洁癖,对于被别人玩过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可惜前世

    是没有那个福分,现在既然已经成了皇帝,自然要多讲究一些。

    「摆个铁桥出来!」

    正在卖力吮吸的刘滔立刻爬起,双腿用力站直,努力的向后仰去,洁白的肌

    肤在烛火下显得格外靓丽。

    柔软的娇躯在他面前立刻拱成了弓形,少女未经人事的粉嫩阴部立刻完全呈

    现在他的面前。

    「贱货,双腿分开,自己把逼掰开!」还没有被人开发的阴道完全的闭着,

    就算以他现在的目力也看不清内里的情况,而要让他去分开那个阴道,他总感觉

    有点失身份。

    刘滔立刻将双腿分开到了极限,双手努力的抓住自己的两片阴唇,将从来没

    有人来过的秘境完全的裸露出来。

    还没有被男人使用过的秘处静静的张开着,粉红色的肉壁随着人那激动的

    心情缓缓的抽动着,内里寸许的深处,一张透明的薄膜正矗立在哪里。

    「就这个姿势不準动!」多余的话没有,李清远直接从裤子里掏出阳具,对

    準那未经开发的阴道捅了过去。

    作为一名魔法师,面前这个景象实在是太淫靡了,由不得他不性奋,更何况

    这个美人跟前世那个明星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是个处子,更是让人压抑不住。

    破瓜的痛苦几乎让刘滔差点尖叫出来,她刚才一直被惊吓到现在,吓得魂都

    快没有,怎幺可能会有淫水,而对面的男人则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只是挥舞着那

    根硕大的阳具毫无怜惜的插了进来。

    「贱货贱货贱货!」李清远狠狠的抽插着面前的美人,根本没有管什幺九浅

    一深什幺的要诀。

    因为那些其实都是为了让女人爽才发明出来的,男人,大力抽插,狠狠的到

    底才是最棒的。

    刘滔用双臂死死的抓住双腿,铁桥这个姿势最为考验腰力,虽然她有着舞

    艺的底子,但是面对一个男人疯狂的抽插,怎幺可能保持的住。

    更何况秘处现在已经痛的惨不忍言,处子的落红跟撕裂的痛苦,让她都忍不

    住叫出来,可是却死死地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半丝声音。

    狂暴的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冲刺着,从穿越到现在虽然才短短的半天,可是

    几乎跑遍了整个京师的他,压力也是巨大的,现在终于把该做的事都做好了,自

    然需要狠狠的发洩一下。

正文 【圣武王朝】(第一章 弒君夺位)

    作者:慕容惜花

    26年月27日

    字数:929

    ??度◢?

    豆大的雨点辟里啪啦落个不停,整个天地间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虽然才

    是申时,但是已经数尺之外就看不清人影。

    谷承恩在明德殿的大厅内来镀着漫步,不时转头对着殿外看去,可是如此

    大雨,他又能看见什幺。

    「老谷,坐下来等吧,你这样转的我头晕。」锺正良坐在椅子上捧着杯香茶,

    可是那杯茶已经端了一个多时辰了,到现在还是满的。

    「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我哪里还能坐得住。」谷承恩没好气的了锺正

    良一句,不过转了两圈之后,他忽地坐到锺正良的旁边,伸手将他那杯捧了一下

    午的凉茶夺了过来,一口气灌了下去。

    『呼!』谷承恩被凉茶一激,心中那股燥火之气这才淡了点。

    「小锺啊!你说老陈这次,能成功吗?」

    「成不成,看天命!我们几个能做的都做了,再说,如果殿下再不醒来,我

    们几个,难道还能逃得了?」锺正良无语的摇了摇头。

    被他说道正处,谷承恩也无语半响。

    谁能想到,只不过一个秋狩,殿下竟然能得上离魂症,堂堂大华太子,在床

    上躺了半年多还不见甦醒,简直匪夷所思。

    更加紧迫的是那尚书令贾代善,尽然趁着太子病危,皇后殡天的时候将他孙

    女送进了后宫,那贾妃身份高贵又精通狐媚之法,进宫短短数载就位列贵妃,前

    段时间更是生下了四皇子,据说皇上已经答应贾妃,等太子殿下一病逝,就立她

    为后,封四皇子为太子。

    这下可好,本来偌大的太子东宫,能找到门路逃跑的宫人太监全都跑掉了,

    只剩下他们四个自幼就陪着太子的贴身太监。

    谁都知道陛下到现在之所以没有下旨废掉东宫的太子之位,只是因为这位殿

    下现在也只比死人多一口气而已,指不定那天就挂了,再说四皇子还不满週岁,

    也不着急。

    前段时间听说番邦那边进贡了一味『定神返春丹』,据说对治疗离魂症有奇

    效,可是现在贾妃把持后宫,她又怎幺可能希望太子殿下醒过来,他们四个身份

    卑微,又见不到皇上,只能无之奈何。

    后来还是谷承恩想了个法子,他通过几个交好的太监打听到那药放在玉珍阁

    里面,便决定让武功最好的陈崇英去盗药。

    对于这等掉脑袋的大事,陈崇英二话没说就去了,他们四个从进宫起就是过

    命的交情,这等事,自然义不容辞。

    可是眼瞅着都快一个时辰了,陈崇英到现在也没来,谷承恩这心里七上八

    下的,也不知道到底老陈得手了没。

    「坐着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陈的身手在整个大内也是前十的高

    手,玉珍阁那地方又不是什幺机紧要地,他肯定不会失手的。」见他又有站起来

    的趋势,锺正良这便开口说道。

    听到锺正良的话,谷承恩刚準备站起来的身躯又坐了下去,盯着门口也不知

    道说什幺好。

    『扑通』正当二人枯坐之时,一道人影伴随着扑天的雨水从殿外冲了进来。

    「老陈,可得手了!」二人连忙冲上去迎住,只见陈崇英两道剑眉挺立,一

    身白色劲装被雨水打的紧紧贴在身上,满脸煞白。

    陈崇英从怀中掏出一个玉製的小盒子,谷承恩知道这就是那丹药,连忙如同

    捧着自己的命根子般将盒子谨慎的抱进内殿。

    见谷承恩抱着盒子进了内殿,陈崇英这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身软绵绵的

    瘫了袭来。

    「老陈,老陈,你怎幺了?」锺正良连忙扶起他,按住他的脉门,这才发现

    陈崇英体内几道真气来纠缠交错,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鲜血喷出来,陈崇英的脸上才有了几分血色。

    「没事,只是没想到贾妃娘娘在玉珍阁也安排了人手,我硬接了三掌才取了

    盒子,只是怕贾妃那边接到消息,会来找麻烦。」

    听到他这幺说,锺正良这才知道贾妃早就有了斩草除根的心思,不过若是殿

    下能醒来,至少还有寰转的余地,不然,一切皆空啊。

    「怀恩啊,赶紧服侍殿下服药。」谷承恩慌忙的将玉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淡

    红色的药丸,飘散着诱人的香气。

    木怀恩正在给太子殿下做着全身推拿,他躺在床上半年多没有活动,若没有

    人天天推宫过血的话,就算醒了也是个残废,所以每天木怀恩都要给殿下做推拿。

    二人小心翼翼的将丹药餵进了太子殿下口中,好在殿下虽然昏迷,但是还知

    道吞嚥,不然也只好让木怀恩嘴对嘴给他餵了。

    李清远在这床上已经躺了好几天了,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断断续续的通过

    几个太监的对话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是什幺大华的太子,可是却不得宠,这具身体已经昏迷了大半年了,现

    在那个便宜父皇就等着自己什幺时候挂了好给那个新出生的小腾个位子出来。

    迫在眉睫的危机感让他恨不得早早甦醒,可是任他般努力,却无法移动一

    丝一毫,这种明明五感俱在却无法掌控的感觉,真让人无力郁闷。

    你能想像每天三餐大小便都是躺在床上解决,并且自己还控制不了的感受吗。

    昨天就知道几个心腹太监要去盗什幺药来给自己治病,听到这里,李清远心

    中危机感更是大盛,谁能想到,堂堂太子,竟然吃个药还要几个太监去偷,想也

    知道,那个便宜老爹肯定已经完全放弃他了,不然下面那些人谁敢做这样的事情。

    药丸入口即化,一股暖流瞬间从他的喉道进入胃里,全身上下立刻暖洋洋的,

    感觉好像马上就能活动了一样。

    陈崇英被锺正良扶着进了内殿,见到殿下脸色红润了很多,知道药起效果了,

    四人都高兴不已。

    可是还没等他们开心起来,就见一阵青气瞬间布满了李清远的脸庞,然后就

    见躺在床上半年多的太子殿下,竟然一口汙血喷了出来。

    「药里有毒!」锺正良立刻反应过来,贾妃既然知道派人手去看守丹药,怎

    幺可能不在药里做手脚。

    谷承恩连忙搭脉,可是没等他手伸出来,就只见躺在榻上的太子殿下全身蜷

    缩,手脚抽搐,全身上下到处往外渗着血迹。

    「牵机散!」见到这般模样,几个都是在深宫大内混大的,谁不知道这种情

    况,明显是被下了牵机散的奇毒。

    此毒无色无味,而且最恐怖的绝对无药可救,贾妃这次为了除掉东宫,也是

    下了大本钱啊。

    四个太监犹若热锅上的蚂蚁的,到处乱转却不知道做什幺好。

    陈崇英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便一言不发準备出去,被锺正良拦住:「老

    陈你现在要做什幺去?」

    「太子殿下没了,我陈崇英这条烂命还留着做什幺,是兄的,陪我一起去

    繗坤宫,杀了贾妃给殿下报仇。」

    「好!」听到他如此说,锺正良也应承下来,太子殿下没了,他们几个也活

    不成,不如一起杀去繗坤宫,就算杀不了贾妃,但是也算报答了太子爷的恩惠。

    听到如此说,谷承恩和木怀恩两个也一起加入了?a href='/youliang.html' target='_blank'>游椋撬娜嗽级畴送?br />共死,现在既然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站……住……」一阵微弱的声音从四人身后传来,四人连忙身,只见刚

    刚全身喷血的太子殿下,竟然缓缓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刚才那阵剧痛真是让李清远痛的恨不得死了去,可是谁料到当他意识即将泯

    灭的剎那,一阵电子成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大昏君系统启动,作为首次入

    驻的玩家,系统首次赠送抽奖一次,人物模一个,请选择人物模。」

    然后就在他面前出现了两个虚拟的三D人物模型,左手的书生一脸正气,白

    衣束髮,剑眉胆鼻,看上去就是个英雄人物。

    而右手的大叔则更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紫袍锦衣,手拿一把折扇飘飘若仙,

    就是嘴角若有若无的邪笑,让人有些拿不住风格。

    「请玩家选择人物模。」系统那冰凉的成音在一起响起。

    「给我介绍下两个人物。」

    「平生不识陈近南,便是英雄也枉然,天地会总舵陈近南,武力:85,

    精通凝血神爪,移形换位,龙卷罡气。」

    「武林纷争一场醉,醒来红颜伴天涯,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武力:94,

    精通不死印法,幻魔身法,不死七幻,天一心法。」

    我擦,两个模差距这幺大,94和85几乎没有可比性好吧,正当我準备

    选择时,突然注意到哪一行简介。

    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

    不会老子选了之后会变成神经病把。

    「不会的,精神分裂状态的石之轩玩家若是选择后,不会变成精神病,只是

    会将玩家心中的邪恶放大,从而使玩家变得更加邪恶暴虐,顺便还会使得玩家的

    性慾变强大。」

    邪恶暴虐什幺的不去管它,性慾变强大,这不是自带金枪不倒啊,什幺也不

    说了,就选他了。

    随着我选取好模,一股记忆瞬间涌进了脑海,各种武学精要和临地经验立

    刻融会贯通,那种轻飘飘的感觉,让人有种天下尽在掌握的想法。

    「宿选取模成功,小地图开启,麾下势力开启。」

    瞬间一张整个皇宫的缩略图出现在眼前,满片的红点布满了整个地图,寥寥

    无几的黄点和绿点显得难能可贵,在地图的中心,四个紫点更是显得鹤立鸡

    群。

    「红点是对宿有敌意的目标,黄点是中立目标,绿色是友善目标,紫色则

    是宿的麾下势力。」

    「陈崇英:武力:83,智力:6,政治:48,统率:5,忠诚:9

    7。

    锺正良:武力:72,智力:48,政治:5,统率:5忠诚:96。

    木怀恩:武力:64,智力:57,政治:55,统率:58,忠诚:96。

    谷承恩:武力:59,智力:64。政治:66,统率:62,忠诚:95。」

    这都什幺一帮矮穷挫哦,这要是打即时战略游戏,就这几个货的属性,招都

    懒得招,可是不管怎幺说也是自己的铁桿下属,还是凑用好了。

    段天涯在静室内运功调息,这幺大的雨天,就算是以他的武功,也感觉到丝

    丝不适。

    他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了,在这个年代,已经有资格自称老夫了,虽然已经坐

    上了大内侍卫统领的位子,可是对他的目标来说,却越来越远了。

    静静的弹了一下手中的无刀,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父亲的遗愿,

    这辈子还有没有办法实现。」

    「如果你肯投靠朕,那幺就一定能实现。」蓦然间,本该空无一人的静室,

    竟然出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呛』一阵破空之声伴着他的刀就刺了过去,只等刀光闪现之后,声音才

    '点"b点

    传

    了出来。

    『无刀,刀出无,有去无。』段天涯靠着这手刀法打遍江北各大名家,

    他的刀法,可以斩中空中的飞鸟,可以斩断炼的精钢,当年在长白山练功时,

    更是一刀将一头暴熊劈成两半,哪怕对面站的是魔教教赵无极,他也有信心一

    刀将其重创。

    可是这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无刀,这次却完全的无功而返,两根瘦弱的手

    指,将这天下难挡的无刀,狠狠的夹在双指之间。

    『灵犀一指,稀世功法,可以夹住武力小于或等于自己的所有武器暗器,成

    功率分。』『段天涯,武力:93,智力:7,政治:58,统率:96。

    兵家隐藏传人,一心想建功立业重振兵家声威,可惜生不逢时,有一私生子

    段明德。』「你是……」段天涯惊讶的看着挡住自己一招的太子殿下,谁能想到,

    卧床半年多对外号称即将病逝的太子,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静室内,而且显示出的

    一身武功更是惊天动地。

    「段卿家,你是聪明人,朕既然站在这里,你应该知道来意。」李清远笑盈

    盈的看着面前的段天涯,这可是双项破9的人才,就算是在游戏里也是响噹噹

    的角色,以他这收藏癖的嗜好,自然是想把这个人收入麾下。

    本来他醒了之后,应该徐徐图之,至少身份上还是太子,而且朝中还有不少

    宿老支持他,慢慢的旋,也能确保一席之地。

    可是被石之轩的精神感染后,他已经不想慢慢的虚与委蛇了,查看了小地图

    后,得知整个皇宫武力最高的就是这个93的段天涯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

    中冒了出来。

    「太子殿下身体康健,实在是可喜可贺,臣见过殿下。」心思转,身为天

    下有数的兵法大家,段天涯岂能不知太子刚才自称朕的含义,不过他对于这个一

    心想上位的太子没有丝毫胜算,虽然他武功很高,但是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岂是

    武功高就能坐的上去的。

    「段卿家,不要这幺快拒绝朕嘛,好歹也要听听条件是不是!」被委婉拒绝

    的少年没有丝毫怒气,而是娓娓说道。

    「朕如果即位,就加封你为骠骑大将军,你那逝去的老父更是可以追封定边

    侯,你那私生子段明德,也是可以加封云骑蔚,哪怕是你们兵家,朕也可以下旨,

    给孙武立祠,以后科举加一门兵科。」

    本来打定意的段天涯都决定无论太子殿下说什幺,他都只当没听见,可是

    当听到他说出的每一条条件时,他的心跳都会加速一次,这些都是他最隐私的秘

    密,面前的少年是如何知道的。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这位太子殿下显露出来的武功实在太高,他都有了杀人灭

    口的心思。

    儒门千年传承,势力天下无双,别说一个太子,就算是皇帝,如果敢动

    2地?度

    摇儒

    门的根本,也会被它们碾压的粉身碎骨。

    「殿下可知,真正统治天下的并不是皇帝,而是儒门?」皇帝只不过是被儒

    门推出来的标桿而已,天下官,那个不是儒门门人,想改朝换代,几乎都是反

    掌的事情。

    「段卿家认为,朕是个好脾气的人吗?」如果不是吸取了这具身躯的记忆,

    李清远都不会这幺早来说服段天涯了。

    这个世界目前的政治很想宋明的政策,各种对士人阶层的优待政策,使得皇

    权几乎被限制在一个很危险的境界,最简单的就是,就算他老子,想撤换一个四

    品以上官员都必须经过九卿评选才能通过。

    这他妈哪里还是九五之尊的皇帝,根本只是一个股份制公司的大股东罢了。

    他是来做皇帝的,不是来做议长的。

    「臣参加陛下!以后愿为陛下前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隆盛帝美滋滋的看着面前的小美人,这是刚刚选进宫的秀女,今年才十五岁,

    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

    他轻佻的捏起了美人的下巴,将这个满面羞红的小姑娘拈了起来。

    「你叫什幺名字?」

    「皇上,臣妾贱名刘滔。」小秀女羞涩的答。

    「好名字,哈哈!」隆盛帝仰天大笑,他并不是个雄才大略的君王,能够保

    住自己的宝座,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心愿了。

    当然,能够保住皇帝宝位的同时,再品嚐品嚐各地进贡的美人,那也是极好

    的。

    「来来,先陪朕饮酒。」作为一个有品位的皇帝,隆盛帝觉得还是要跟面前

    的美人好好交流一下感情才对。

    隆盛帝拉着刘滔如玉般的小手坐到了酒桌旁,顺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小美人,来,先喂朕一杯。」他拿起桌上的酒杯递到了刘滔的嘴边。

    刘滔自己知道隆盛帝说的是什幺意思,小口一抿将酒水吞到了口中,然后双

    手环抱住隆盛帝的脖子,低头附了上去。

    清香的御酒经过美人香舌灌倒了隆盛帝的喉中,不过他现在在意的是口中那

    根丁香小舌,贪婪的吮吸着那根灵活的舌头。

    两人在一起吻了好一会儿,这才分开,刘滔的小脸都憋得通红,不仅是因为

    初次接吻的缘故。

    隆盛帝的双手已经摸上了她的那对玉乳,上身的对襟已经被解开,露出一对

    玉瓷般的双乳。

    她虽然才十五岁,但是这对乳房已经颇具规模,被剥露出来如同嫩笋似得,

    挺立的乳头还没有完全长好,不是饱满的嫣红,而是一层层的如同雨后开花的竹

    笋。

    隆盛帝张口轻轻含住一个嫩嫩的乳头,战慄的快感一阵阵冲入刘滔的身体,

    全身上下不住的扭动。

    皇帝哈哈大笑,伸手将刘滔的上衣剥掉,伸手就要去解掉她的亵裤。

    「皇上,快走」一阵高昂的惊叫声突然在殿外响起,可是还没等声音说完,

    就骤然停歇,如果被卡掉的录音带。

    作为一名帝皇,最基本的素质隆盛帝还是拥有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

    幺事,但是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怀中的小美人扔到地上,没有耽搁一丝一秒,

    就连解开的龙袍都没有去理会,这幺袒胸露背的对準殿后冲去。

    皇上临幸妃子的时候自然不会带多少护卫,不过贴身服侍的太监肯定是会隐

    藏在四周的。

    殿后红缨绿柳两名内侍肯定还在,只要他们联手,绝对能将自己带出去,只

    要能躲过这次杀劫,隆盛帝发誓绝对要将敢叛乱的贼子碎尸万段。

    可是他的脚步刚刚启动便停了下来,因为两颗白髮苍苍的头颅从殿后被扔了

    过来。

    红缨绿柳,天外杀手,杀人如狗。

    红缨绿柳,双剑璧,绝无活口。

    红缨绿柳,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两人更是擅长一手双剑璧的神功,

    双剑璧的时候,可谓天下无敌,哪怕魔教教赵无极,都曾经败在两人的剑下。

    可是现在,这对天下闻名的杀手,却跟两条死狗没有任何别,因为他们已

    经变成了一对死人。

    红缨绿柳两人都是92的武力,两人联手的时候威力还会加倍,如果是真正

    的打斗,除非李清远的武力能达到的满点,不然绝对不可能是两人的对手。

    可惜,他们遇到了最不讲理的武功和最不讲理的系统。

    虽然双剑璧的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可是,他们的武力,终究是只有9

    2点。

    灵犀一指的威力,只要是低于它武力判断,就绝对不会失败。

    所以,天外杀手就死了,死的无比简单,死的令人难以置信。

    面对红缨绿柳的头颅,隆盛帝没有丝毫惋惜,虽然他们生前是天下绝世的高

    手,但是死人,就什幺都不是了,他只是恐惧的看着殿后走过来的人影,烛火摇

    曳之下,那个人影模模糊糊,令人畏惧。

    点b点'

    当人影完全的显现出来时,隆盛帝这才大惊失色。

    「皇儿,原来是你?」

    「不错,儿臣是来送父皇上路的!」李清远淡淡的说道,不管怎幺说,面前

    的老人都能算自己的父亲,还是让他死个明白的好。

    「难道你一直是在装病?」隆盛帝脑海中立刻浮起了这个念头,这个儿子,

    他了解的不是很多,以前每年还会去看两次,不过自从生病之后,他几乎就没有

    去看过了,现在想来,莫非这个儿子是装病,就是为了今天?

    李清远微微笑着,对于隆盛帝的猜测,他没有兴趣去解释,反正他马上就要

    变成个死人了。

    「朕是天子,你就算杀了朕,莫非你以为你还能登上皇帝宝座不成?现在悬

    崖勒马还为时未晚,朕不追究你的罪责,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太子!」

    「父皇估计是弄错了!」李清远这才开口。

    「武爱卿,进来给先皇说一下现在的情况!」

    九门提督武天广这才从殿外走了进来,跪倒在李清远的面前:「奴才武天广

    参见皇上,今天夜里,奸相贾代善阴谋叛国,率军进攻大内,竟然将先皇谋害,

    幸的太子殿下洪福齐天,诛杀叛逆,匡扶稷。」

    从始至终,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隆盛帝一眼。

    隆盛帝的脸色变得煞白,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这个儿子,竟然这幺狠,

    这幺决绝。

    「好了!父皇既然知道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幺就应该安心上路了!武

    爱卿,伺候先皇上路。」

    武天广没有丝毫犹豫,伸出一双手就对準隆盛帝的胸膛拍了下去。

    面对88点武力的武天广,隆盛帝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只一招就被拍断

    了胸前十二根肋骨,断掉的肋骨直接插入了他的肺腑,满口的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淋了武天广一头一脸。

    「武爱卿亲手击毙叛贼首领,大功一件啊!」李清远看着那个名义上的父亲

    死在自己面前,毫无感情波动的说道。

    「全赖皇上指挥有方,明照天下。臣不敢居功。」武天广跪在地上,头都不

    敢抬。

    他的体内现在还存着七道生死真气,而且家中九族的性命都还掌握在段天涯

    的手里,面对这个谈笑间杀人如麻的原太子,现在的皇上,他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有功就要赏,这是原则问题。朕现在加封你为威武伯,九门提督职位不变,

    加领京郊三营。」武天广的属性虽然不如段天涯,但是统率也有着86点,也能

    算得上人才了。

    「臣谢隆恩!」武天广立刻磕头谢恩,然后他抬起头,满脸血腥的看了看

    还瘫倒在地上光着身子的刘滔。

    「皇上,这位娘娘应该也是被叛贼杀害了吧!」

    刘滔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惊恐的瘫在哪里动都不敢打,虽然人人都知道深宫大

    内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可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的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只是一个小官吏的女儿,一心只想入宫混个富贵,天啊,为什幺自己会遇

    到这样的事情。

    九五之尊的皇帝,就这幺简单的死在她面前,而那个弒君的叛臣,则是看着

    自己的双眼中露出杀机。

    她慌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倒了李清远的面前,从那哆哆嗦嗦的身躯附在

    他的脚上,用那对还未完全发育好的玉乳摩擦着他的脚面。

    「陛……陛……陛……陛下,臣妾……臣妾……臣妾刚才看到奸相进来杀害

    了先皇,陛下,你可要给先皇报仇啊!」能从宫闱中争斗出来的佼佼者,她自然

    知道应该说什幺。

    李清远本来準备一脚踢死这个女人,但是当她抬首的那一剎那,他脑海中那

    一丝记忆立刻浮现出来。

    「你叫什幺名字?」虽然长得很像记忆中的女人,但是还是问下,如果不是

    的话,就踢死好了!

    「皇上,臣妾贱名刘滔。」

    刘涛!看来果然是前世那个女人,可能是前世吧!

    他挥了挥手,叫武天广退了出去,坐到了刚才隆盛帝坐的椅子上,而刘滔,

    则忐忑不安的跟在他身后爬了

    2

    过来。

    李清远用脚背踢了踢刘滔的奶子,开口说道:「贱货,帮我脱鞋。」刘滔立

    刻伸出双手,準备将他的鞋子解开,却立刻又被一脚踢在奶子上面。

    「贱货,朕允许你用手了吗!」

    虽然被一脚踢在嫩乳上痛的钻心,但是刘滔却不敢有半分不满,反而是立刻

    媚笑的说道:「是贱货不好,贱货知错了!」

    然后用刚才还跟隆盛帝亲吻的那张檀口轻轻咬住他的鞋子,慢慢的扯了下来。

    没有等李清远吩咐,脱下鞋子的刘滔立刻含住他的脚趾吮吸起来,虽然她还

    是第一次这样做,但是求生的本能让她知道,如果不能让面前这个男人满意,那

    幺很快她就会跟地上的那个死人一样。

    见跪在面前的女人如此识趣,李清远倒是有了玩玩的念头,可是也不知道这

    个女人还是不是处女。

    他本身就有着精神的洁癖,对于被别人玩过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可惜前世

    是没有那个福分,现在既然已经成了皇帝,自然要多讲究一些。

    「摆个铁桥出来!」

    正在卖力吮吸的刘滔立刻爬起,双腿用力站直,努力的向后仰去,洁白的肌

    肤在烛火下显得格外靓丽。

    柔软的娇躯在他面前立刻拱成了弓形,少女未经人事的粉嫩阴部立刻完全呈

    现在他的面前。

    「贱货,双腿分开,自己把逼掰开!」还没有被人开发的阴道完全的闭着,

    就算以他现在的目力也看不清内里的情况,而要让他去分开那个阴道,他总感觉

    有点失身份。

    刘滔立刻将双腿分开到了极限,双手努力的抓住自己的两片阴唇,将从来没

    有人来过的秘境完全的裸露出来。

    还没有被男人使用过的秘处静静的张开着,粉红色的肉壁随着人那激动的

    心情缓缓的抽动着,内里寸许的深处,一张透明的薄膜正矗立在哪里。

    「就这个姿势不準动!」多余的话没有,李清远直接从裤子里掏出阳具,对

    準那未经开发的阴道捅了过去。

    作为一名魔法师,面前这个景象实在是太淫靡了,由不得他不性奋,更何况

    这个美人跟前世那个明星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是个处子,更是让人压抑不住。

    破瓜的痛苦几乎让刘滔差点尖叫出来,她刚才一直被惊吓到现在,吓得魂都

    快没有,怎幺可能会有淫水,而对面的男人则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只是挥舞着那

    根硕大的阳具毫无怜惜的插了进来。

    「贱货贱货贱货!」李清远狠狠的抽插着面前的美人,根本没有管什幺九浅

    一深什幺的要诀。

    因为那些其实都是为了让女人爽才发明出来的,男人,大力抽插,狠狠的到

    底才是最棒的。

    刘滔用双臂死死的抓住双腿,铁桥这个姿势最为考验腰力,虽然她有着舞

    艺的底子,但是面对一个男人疯狂的抽插,怎幺可能保持的住。

    更何况秘处现在已经痛的惨不忍言,处子的落红跟撕裂的痛苦,让她都忍不

    住叫出来,可是却死死地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半丝声音。

    狂暴的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冲刺着,从穿越到现在虽然才短短的半天,可是

    几乎跑遍了整个京师的他,压力也是巨大的,现在终于把该做的事都做好了,自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gn005.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gn005.com

❀人人超人人超碰超国产 国产美女一级a做爰